【本文作者汪祖学简历】
         1943年生。籍贯湖北黄石市。在中国国内从事教育工作41年,湖北省教育学会会员,曾经获得“全国优秀教师”称号。1993年赴广州英豪学校工作,2003年退休。平素在教育之余喜欢新闻报道写作,在中国国内时曾多次被黄石地方电台、报纸评为“优秀通讯员”。曾在国内《人民教育》、《学校体育》等杂志发表过文章。

《生活啊生活》徵文專欄

在友人杨老师夫妇的力荐鼓动下,我和老伴带着不满九岁、只身一人从圣迭戈飞回湖北黄石老家的爱孙“朱丽灵玥汪”(她的护照上就是这么写的,中、英文名裹在一起),于去年6月17日来到憧憬多时的避暑圣地北戴河。这次祖孙三人到北戴河避暑,历时75天,耗资人民币9000元。其中来回路费2千,住宿费4千,伙食费2千,余下开支为水果牛奶等杂用。

假日旅游,华夏大地好去处甚多,要说夏日度假避暑,有南“庐山”,北“戴河”之说。庐山我去过四次, 山中气候凉爽,然而要上庐山,必须“跃上葱茏四百旋”,晕车者必有充分的心理及药物准备。 “仙人洞”等众多山景和远处的鄱阳湖在迷雾中也是朦朦胧胧,忽隐忽现。北戴河除了凉爽,她有海有山还有河,交通便捷,云白天兰,所以北戴河成为当今华夏度假避暑第一圣地了。中共的重要会议数次在北戴河召开、中共首长们年年夏天在北戴河度假,可见其特有的魅力。

要说戴河,还得先说秦皇岛。秦皇岛位于河北省东北面,是与辽宁省搭界、在渤海北岸狭长地带的一个城市,面积2131平方公里。北戴河区是秦皇岛市四区三县中最靠西南的一个区。相传昔日秦始皇为了求得长生不老,派大臣到东海觅仙求药。臣工从该处下海。秦皇岛的景点“求仙入海处”可以佐证。“秦皇岛”地名也由此而来。

经秦皇岛流入渤海的几条河流中,靠西南的一条为戴河, 戴河的北边谓之“北戴河”,戴河南有正在开发的“南戴河”,还有待开发的“东戴河”,均属“北戴河区”管辖。北戴河被国务院评为“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该区名气如此之大,除天气凉爽和海边沙滩外,与在海边突起的“联峰山”不无关系。

“联峰山”,本地人称“西山”或“莲花山”。现在分为南北两部分,山中由一道高墙隔开,北面供老百姓游览,游客由北大门进出。南面靠海边,是中共中央和国务院首长疗养地,中央领导的车辆由南大门进出。这座山与中国名山大川相比,确实不算大、不算高,也不算险,然而它却深受旅游者,特别是老年旅游者的青睐。究其原因,它有如下特别之处:

1、联峰山离海近,老百姓从北大门步行到海边,仅需20分钟。中央首长从南门到海边近在咫尺。

2、联峰山有几座“峰”,最高处海拔仅134米,也就四十多层楼的高度,除去从海平面到山下的高度,到山顶也就百米,稍下决心都可以登顶。

3、山中主要树种为油松和槐树。据说这些树种产生的氧粒子特别丰富,每立方厘米达到10000多!长住北戴河的老人上山吸氧是每天必做的功课。

进到联峰山北大门,依斜道缓缓而上,依次有三个“氧吧”,每个氧吧都有健身器材和休闲靠背椅伺候。体力弱者就停留在第一氧吧吸氧锻炼。健壮者可登上第二、第三氧吧。第三氧吧到联峰山制高点的观海亭还有268级台阶。强者每天都要登上“望海亭”。上得观海亭,可以纵览北戴河全景,也能隐约看到掩映在森林中的幢幢别墅。1971年9月13日凌晨,林彪、叶群、林立果一家急匆匆从其中的一幢别墅驱车山海关机场,登上“三叉戟”朝北边飞去……

北戴河如此有名,除了她的自然风光和宜人气候之外,又与众多名人雅士聚集于此不无关系。“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近代,北洋政府为了迎合外国在华政务、商务洋人的度假享受需求,派人四处考察避暑胜地。洋奴们走完了渤海周边的青岛、烟台、大连、威海等各地,反复比较后得出结论:还是北戴河胜出一筹。

北戴河北大门一排排宣传橱窗称,古代的秦皇、汉武、唐皇、曹操;近代的梁启超、徐世昌、张学良、徐志摩等都在此留有诗词歌赋和名人轶事。大幅照片显示: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等等更是频繁进出。改革开放后,平常百姓也能进入其中,享受大自然赐予的秀丽景色了。我们此次北戴河之行可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6.16从湖北黄石出发,6.17日到北戴河至7.2日,也就是在杨老师夫妇家做饭的吴阿姨没来北戴河之前。我们和杨老师夫妇合伙开伙,老伴肩负起老少五人的采买、做饭、记账之“重任”。杨老师夫妇对我老伴的勤劳敬业赞不绝口。我则全权负责孙女朱丽的衣食住行和学习、娱乐。

去北戴河避暑长住的,多半是退休后的老人,他们吃住有两种模式,一是住进“包吃包住”的旅馆,每个月的开支大概在1800—2000元之间;二是住在自己做饭的家庭旅馆,这种模式,一个夏天的住宿费大概是3500—4000元,伙食费每个月400元左右。前者特点是省心省力,但是吃不到自己想吃的美食;后者是能吃到各种各样的海鲜,但必须付出辛劳。我们按照第二种模式住进家庭旅馆。

第二阶段,7.2日—8,8日。7.2号,帮忙做饭的吴阿姨带着11岁的女儿淼淼终于来了,老伴减掉了做饭一职,我工作依旧。这期间,老伴又被众人评为最优秀的“事务长”。我们老小七口,每月伙食费大人400元、小孩200元。每餐荤素加海鲜,六菜一汤。度假结束,每人体重平均长了2-3斤!我们的吃喝可谓价廉物美。这与“事务长”的精打细算和吴阿姨的厨艺密不可分。

第三阶段,8.8—8.28日。8月8号杨老师老俩口去了北京,给他老伴的姐姐做90大寿,吴阿姨带着她女儿和我们朱丽回了湖北(朱丽的妈妈带着弟弟回国,她要和妈妈弟弟去外婆家小住),原来的老少7口只留下了我们老俩口。日子突然变得十分冷清。爱孙朱丽离开北戴河前的一天,突然偷偷问杨爷爷:“杨爷爷,您说我爷爷、奶奶会不会得一种病,会把我忘了的病啊?”

杨爷爷感觉突然,想了一会,安慰她说:“怎么会呢,你爷爷、奶奶忘记谁都不会忘记你的。”她这才放下心来。我知道孙女这个时候很纠结,既想马上回到湖北,与刚刚带着弟弟回国的妈妈和她最爱的姑妈、外婆相见,可又舍不得离开爷爷、奶奶。在她朦胧的脑海里似有“老人痴呆症”的模糊概念,所以找杨爷爷求证。这就是我们情商极高的孙女朱丽灵·汪。朱丽来后不久感冒了一次,去附近的北戴河区卫生院,医生开了一瓶止咳糖浆和一盒小儿感冒药,药费诊疗费共15元!三天后感冒好了!

15元治好了感冒,是不是很便宜?

不久小家伙的耳朵又出了问题!晚上右耳朵痛得没睡好觉。第二天下起了瓢泼大雨!冒着大雨我带她坐5路车到解放军“281医院”。耳鼻喉科医生检查发现是一大坨“耳屎”压迫到耳神经导致疼痛难忍。医生费了很大劲,分几次注入药水,细心的从耳中掏出几坨绿豆大的耳屎!连挂号一起14元钱!也够便宜的吧,北戴河医院真没乱收费。朱丽这个暑假在北戴河高兴的交了俩个好朋友楠楠小姐姐和淼淼姐姐;最大的收获是不要我的口授,独立拼音书写汉字日记,可以自由表达想要表达的思想。这对在美国上学的孩子确实不易。她的汉语拼音学得不错,有时候汉字词弹出来,她拿不准是哪一个,所以经常出现同音不同义的“白字” 。

美国三年级数学只学到一位数的乘法,来这里后,我们把她新交的好朋友、也是读完三年级的楠楠小姐姐的数学课本借来,教会了两位数的乘法和多位数除以一位数及竖式除法。每天计划表中的10项学习任务,她不完成就不玩耍,我很满意这一点:小小年纪很有责任心。我们租住的这个大院,房东宋师傅和夫人王嫂都六十出头,宋师傅性格内向,沉默寡言,每天只知道埋头在院子里做事;王嫂是能干能说,里里外外一把手。我们所有的事都找她解决。她没什么文化,但凭着她的能干,退休前曾担任铁路疗养院的大堂经理。我说:“王嫂您要是文化高点,您会是一个大干部!”她毫不谦虚的说:“不止您一个人这样说。”

他们原本有两个孝顺的儿子大明和小明,和爸爸一个单位,都是供电局职工。但是小明却已经去世多年了。
不幸发生在五年前的8月29日,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北戴河的高压线被巨雷击中断电!供电局立刻组织最精干队伍抢修,他们的小儿子小明是抢修的骨干。断电的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这时候供电房打来电话,催问“修好了没有”?已经从高压电干上下来的师傅说“修好了……”没等话说完,那边就慌忙推上了闸门!可怜当时还没有来得及下来的小明被高压电击穿了……

小明留下一个品学兼优的儿子在上初中。五年过去了,王嫂要小儿媳妇改嫁,并说:“你组织新家庭以后,你还是我们宋家的人,我认你做我们的女儿。”但这个女孩子就是不愿意离开这个充满爱意的大家庭,至今未再嫁。

大儿子大明也是一个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好孩子,没有上正规大学,大专毕业,自学成才。他看书成癖,谈吐不俗。几次接触,我们无话不说。大明也有一个活泼聪明的女儿,在河北最好的中学读高二。利用暑假多次参加国外的夏令营。房东老俩口去年用了一百万,把原来只有一栋两层楼、三排平房的四合院,重建成有一栋三层楼、一栋两层楼、两排平房的高标准四合院。

那栋有二十多套房间的三层楼,他们外包给别人经营,余下的十来套,除了自住,其余出租给来度假的老人。他们不计较房租的多少,只求租客诚信可靠。

王嫂在闲聊中告诉我:“现在的‘草厂村’(这个地名应该是这个‘场’,可能是‘厂’字笔画少,大街小巷的招牌都把‘场’改写成了‘厂’),几十年前确实是一个草场,很荒凉,人们靠打鱼放牧为生。我家老宋的爷爷‘闯关东’没赚到多少钱,回到这里投靠他的大哥。用了‘二百块’买了两亩地,做了几间草屋住下了。几代人的日子过得很苦,‘草场村’还饿死过人!直到改革开放后,外地人来这里度假旅游,客人住的地方就很紧张,那么多的国家机关疗养院都对外接客,还是满足不了。这里的人纷纷把家扩建修缮,开起了家庭旅馆。家家的日子很快红火起来,现在每家都有了小车。”

王嫂快言快语津津乐道。她的家庭旅馆应该是上好的一家。宋家大院这个夏天住进了五户度假客,三户老客户加我们和吴阿姨两家新客户。开篇提到的杨老师,是我崇敬的老大哥。杨老师工作在体育系统,他曾获得“新中国体育开拓者”等荣誉奖章。是黄石体育改革与发展战略的主要设计者和制定者之一,作为中国体育科学学会、中国体育管理研究会和中国体育报告文学研究会的成员,他的建树闻名遐迩;他还是全国中等城市体育协作会秘书长,因为人品好、能力强,把这个全国性的体育协作组织搞得有声有色,成绩斐然。每次协作会届满改选,他都被满票留任,一干几十年。高龄的他仍然担任名誉秘书长。

我敬佩的不仅是杨老师的出色工作和数不清的荣誉,更是他出版的那一本本精彩绝伦的散文、报告文学集。每出版一本书,他都要赠给我一本,并认真写上题款。而我总是把他的作品和我喜欢的散文家秦牧文集放在一起。因为这两位是我最喜欢的散文家。杨老师为人低调、谦卑,从不炫耀他的过往辉煌。他说话轻言细语,娓娓道来,极具幽默。因为他极佳的人品和超强的文字表达能力,他的朋友和崇拜者遍布大江南北、四面八方。他像一块吸铁石,凡与他交往过的人都会被他牢牢吸引。他的朋友中有著名的作家、画家、道高望重的大将军、更多的是我等无名的粉丝。
“人无完人”,杨老师有一个不好的怪癖,他不吃海鲜,不吃韭菜,猪肉也很少吃。生活困难的年代聚餐,大家争着和他同桌。他对烟酒茶更是不沾!我玩笑的说他:“杨老师您过的是苦行者的生活!您的伙食费应该和孩子们一样交200元,不然太亏了。”

现在世面上流传“不会烟酒茶,不是男子汉”,我和他都不配当男子汉,然而他不配当男子汉,却是一头好奶牛,吃着普通的草,挤出上等的奶。杨老师的好人品得到房东的认可,他们在这个院落一住就是八个夏天。几年前他就邀我们和他同往北戴河,可是因为屡次赴美探亲而错过。这次终于如愿了。

(本期未完,下期继续)

 

 

国内老人都在有限预算中四处旅行

我在 北戴河住过的这整整一个夏天
 
                                                                  中国湖北  汪祖学